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站内公告:
本站搜索:
行业动态
谁能拯救中国农业龙头企业?
发布时间:2019-06-11 11:22:32 点击次数:217 次 文章来源:

农业现代靠小农户;农业产业化靠农业龙头企业。

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明确提出要“培育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和联合体”。

另外,从这几年的国家补贴来看,国家越来越倾向大型龙头企业,而且龙头企业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也越来越大。

其中有2个:1)带头示范作用;2)扶贫作用。

近日,一份《2019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排行榜发布》,该排行榜根据上一年的营业收入排出500强农业产业龙头企业,其中排名前三的企业分别为厦门象屿股份有限公司、河南万邦国际农产品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

从该份排行榜,我们发现成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有4个规律:

1、企业趋向食品化和大健康

农业的痛点在标准化,而食品加工可以解决一些痛点,同时此举还可以形成自己的品牌,便于市场接受。

另外,这些农业产业龙头企业的市场面向C端,也就是说直接面向消费者。这种转变帮助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赢得市场的广度和可持续性。

比如:新希望、双汇、维维食品等等。

2、靠品牌营收

虽然,国家给这些龙头企业的补贴比较多。但他们的营收来自品牌溢价,无论是产品端还是产业链端都有品牌溢价的可能与机会。

而且,这些龙头企业拥有强大品牌,品牌认可度相当高,从而在渠道和市场上自带流量。

比如,三只松鼠、金正大、农夫山泉等。

3、只是借助互联网而不依靠互联网

2019年农业龙头企业的布局来看,90%以上的农业龙头企业把互联网当做工具而不是创收的来源。他们借助互联网来改造渠道或者优化企业管理系统。

即使,在互联网布局,也只是以部门或者事业部的形式,而不是全盘资金压在互联网上,当然除了三只松鼠这样的电商平台之外。

4、线下能力强

这些农业龙头企业的线下资源或者线下渠道能力非常强,而且依赖线下相当严重。从其线下表现场景:加盟店、分公司、服务站、服务中心等等。

比如,新希望线下生鲜门店600多个社区网点主打乳制品和生鲜产品、温氏要建5000家销售门店等。

在政策助推下,农业龙头企业还将会雨后春笋般的发展与壮大,但啼笑皆非的事情也经常发生,比如,资金链断链、破产、假冒伪劣、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一下农业龙头企业的4个死法,其核心就是“缺钱”。

1、扩张导致死:大用集团

河南大用集团成立于1984年5月,曾经是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全国优秀家禽企业、中国肉类食品行业强势企业,居全球50大家禽企业第12位,居亚太家禽企业25强第4位。大用还是德克士、肯德基、麦当劳等国际快餐业的重要供货商。

然而,2018年根据鹤壁市发改委官网信息:"因市场行情波动、银行业信贷政策调整、投资扩张速度过快等原因,目前大用集团出现了暂时性困难。很明显:大用遇到的最大问题,无疑就是资金链的短缺和还贷的压力。

2、产品销售困致死:康达尔安徽公司

深圳康达尔集团安徽分公司是萧县政府招商引资项目,2014年10月该公司还被评为宿州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2015年2月,该企业一名副总称,康达尔安徽公司遭遇资金链断裂,资不抵债,才申请破产。

同时,深圳康达尔公司在2015年1月31日发布的一份公告,公告里称,安徽饲料公司产品遭遇销售困难,自身资金周转困难,目前,安徽饲料公司亏损严重,资不抵债无法清偿到期债务。

3、因腐败致死:吉粮集团

公开信息显示,吉粮集团和吉粮收储分别于1996年和1999年正式运营,现已发展成为既从事粮食贸易、粮食精深加工、粮食期货、农畜养殖加工、境外农业开发,又从事国有资本运营的大型企业集团,是国家和吉林省认定的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同时也是省政府重点打造和支持的十大企业集团之一、中国最大玉米贸易商。

然而,2016年于,吉林省委第六巡视组向吉林粮食集团有限公司反馈专项巡视情况:有的基层粮库存在私设“小金库”,个别基层干部及其亲属围绕企业牟利,售粮款未入账搞体外循环,存在违规违纪现象。还查出其董事长孟祥久涉嫌挪用公款犯罪;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承揽工程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2018年8月,吉林粮食集团外贸公司兴华粮库已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裁定受理吉林粮食集团外贸公司兴华粮库的破产重整申请。

4、因资金链“闪崩”致死

曾调查发现,由于产业链长、流动资金需求大,河南畜牧养殖企业正成为金融去杠杆的重灾区,而一些短产业链农产品加工企业,只要负债高,也难逃一劫。

调查还发现,重资产、高负债、铺摊子是河南农业龙头企业长期依赖的运转模式。近年来,随着消费市场的变化,规模扩张之路越走越窄,企业纷纷转型升级。为求闯关成功,一些企业不惜放大杠杆提高负债,而这一转型升级进程又与金融去杠杆过程强烈对撞,导致企业资金链“闪崩”。

综上4个案例事件所述:资金或贷款成为农业龙头企业的一把双刃剑。

早在2015年,《中国经营报》调查了解,随着宏观经济形势变化,农业产业抗风险能力弱、政策性强、对资金需求多等特点在山东等省的中小农业企业身上有集中呈现的趋势,部分区域性龙头企业或陷入高利贷泥淖,或失去银行支持,经营陷入困境。

另外,山东省农业厅官员对农业企业的经营困境并不讳言,并指出产值1亿元左右的农业企业贷款最为困难,其生存也最为艰难。

其实,早在2012年,国务院支持农业产业化和龙头企业发展专门出台的第一个政策性文件,《关于支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发展的意见》从9个部分27条分别阐述了对龙头企业的支持情况,涵盖了财政、税收、金融、贸易等领域。

但从2012-20186年间,倒闭的农业龙头至少30家以上,其原因归纳为2个:1)创始人的格局;2)转型之痛。

即使在良好的政策推动下,农业龙头企业发展困境依然难解!